首頁 > 中國人

用一輩子守護孩子健康

發布時間:2021-04-08 15:51:01 | 來源:人民日報 | 作者: | 責任編輯:李穎

用一輩子守護孩子健康-新華網

深入研究,在病因、治療原則、預防等方面形成了創新性理論和系列治療方案。

早上8點半,長春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內,各個科室剛開始忙碌起來,91歲的王烈教授已經工作近3個小時,即將結束當天的出診。

“一日之計在于晨?!背鲈\結束,王烈稍顯疲憊,聲音卻依然洪亮,“上歲數嘍,只有早上腦袋最清醒,體力最好?!币惶炖镒罹竦臅r間,王烈一定要留給患病的孩子。

王烈17歲學醫,31歲調入長春中醫學院(長春中醫藥大學前身),開始從事兒科的醫療、教學和科研工作?!坝靡惠呑邮刈o孩子的健康,挺好?!蓖趿艺f。

堅守診室的醫生

“給孩子看病,需要精深的鉆研,才能看得準,讓孩子少遭罪”

在王烈的診室內,一張齊腰高的窄條床特別顯眼。來瞧病的孩子往上一坐,正好和王烈面對面。窄床旁的寫字臺上單獨放置了一個小方柜。問診結束,王烈便站著,在小方柜上寫病歷、開藥方。

“立診既能讓腰腿活動活動,又能和患兒面對面,讓孩子們少些畏懼,多點親切感?!蓖趿艺f,“只要我的身體條件允許,那就堅持再好好多干些年?!?/p>

60歲那年,到了退休年齡的王烈,依然堅守在診室,決定改坐診為立診,把出診當鍛煉。如今,王烈一站就站了30多年。

當了一輩子兒科醫生,王烈把主要精力用在小兒肺系病癥的研究,尤其以哮喘防治為重點。為何如此?王烈說這是患兒對他的“要求”。

50多年前,王烈診治過一個暴喘病患兒,因病情嚴重,加之藥物匱乏,沒能治愈。這件事在王烈心里留下了遺憾,也在他的意識深處扎下了根,驅使他不斷鉆研,診治患兒不敢稍有停歇。

曾經,因身體狀況欠佳,王烈不得不限制診病人數。但是面對不少從外省、外縣遠道而來的患兒,他還是拖著病體一一問診。

“對待患兒要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。如果做不到這一點,咋能治好孩子的???”王烈對孩子們的感情日積月累,愈發深厚。他說,對孩子的感情也是醫術的一部分。

有的患兒對聽診器十分抵觸,王烈總是溫和地用雙手握住孩子的手腕,細細感觸患兒的脈搏,比較左右手的脈象。這么做,總能讓孩子很快安靜下來,緩解緊張的情緒。

結合多年臨床經驗及研究,王烈自創了“聞聲辨咳一指診法”,尤在“聞聲”上下功夫。通過聽小兒咳嗽的聲音來辨別病情,根據咳聲立法用方,治療小兒肺系咳嗽疾病。

“給孩子看病,需要精深的鉆研,才能看得準,讓孩子少遭罪?!蓖趿艺f。

山里頭的采藥人

“學習先賢不應墨守成規,需要結合實際,活學活用”

從醫前10年,王烈主要從事西醫兒科診療。其間,他自學了中醫藥知識,但只是“以嘗鮮的心態了解中醫”。

王烈28歲時參加了衛生部舉辦的首屆西醫學習中醫培訓班,徹底被中醫的魅力吸引,從零開始學中醫。

半路出家,王烈知道,“唯有更勤奮才是出路”。為此,王烈閱讀了當時長春中醫學院館藏的所有中醫兒科文獻,讀書筆記達數十萬字之多?!胺亲x書明理,不能疏通變化?!敝两?,王烈依然醫書不離手。

學習中醫10年有余,趕上當時興起的認、采、種、制、用中草藥的活動,王烈跟老師一處處走,記錄和采集一味味藥材。

“那時進山里采藥,我常常從早上5點一直采到下午5點?!币荒赀B著20多個周末,王烈都在山里度過,“陪伴親人的時間比較少,家里人當時還有些不樂意?!?/p>

正是靠著這股勤奮的勁頭,王烈和兒科同事一道,8年間采集中草藥兩萬余斤,篩選出8種療效可靠的兒科常用藥。

“7點多到了土們嶺。白屈菜分布較多,不要采絕,一定要留下小根,邊采邊晾曬?!边@是王烈當年記錄的采白屈菜的片段。在采藥中偶然發現了白屈菜,王烈對此沒有疏忽,而是查找文獻深入了解。

在臨床治療小兒腹瀉的過程中,王烈發現白屈菜具有止咳的功效。為了觀察其毒性,王烈將采回的白屈菜全株分別熬成100%的糖漿劑,從10毫升開始服到100毫升。多次親身試驗和臨床研究后,王烈確定了白屈菜的安全用量。

經過幾年的實驗科研,王烈終于取得了白屈菜治瀉、治咳、治痛等多項成效,其中對小兒百日咳的治療具有創新意義。該臨床應用文獻被載入國家藥典。

“學習先賢不應墨守成規,需要結合實際,活學活用?!痹谥嗅t的研學路上,王烈對此體會頗深。

講臺上的教學者

“當一名好中醫需要做好傳承工作”

如今,91歲高齡的王烈,還會站在全校的大講臺上,講述中醫的精神傳統,給學生進行思政教育。

王烈從32歲就開始擔任中醫兒科臨床課教師。授課之前,他經常把教案數易其稿,有的篇章甚至寫十幾遍,每堂課至少試講兩三遍。有時候,他還會請別人聽課,給他提出改進的意見。

一次,王烈突然患了臂叢神經炎,右上肢無法動彈。為了不影響正常的教學計劃,他仍堅持上課,用左手寫字,與學生同吃同住50余天。

王烈是個嚴格嚴謹的人,“在學生面前一定要成為一名嚴師”。至今,他仍努力工作在臨床和教學一線,每周堅持出3次門診,查房會診帶教講學,年門診量達5000余人次。

在學生眼里,“王老師是個看病沒有秘方的老中醫”?!拔覀冋莆盏募夹g、本事、能力,不都是為了服務國家嗎?”王烈說,“當一名好中醫需要做好傳承工作?!?/p>

如今,王烈講學的足跡遍布大江南北,先后培養了30屆博士、碩士研究生,國家級高徒12人。他們中7人為國家級、省級名中醫,5人為博士生導師。他還有160余名弟子,遍布30個省份,均為當地中醫兒科負責人或技術骨干。

作為一名教師,被評為“吉林好人·最美教師”,這是讓王烈深感榮幸的事。

“學醫積攢的知識和經驗,需要落到筆頭上?!睘榱烁玫貍鞒兄嗅t,王烈筆耕不輟。至今,王烈撰寫和指導學生論文200余篇,編著小兒醫論、方藥等系列叢書19部,研發新藥20種,院內制劑百余種,獲得國家專利3項。

為了助力中醫的傳承發展,截至目前,王烈向長春中醫藥大學圖書館及教育基金會捐贈資金累計300萬元,獎勵在中醫藥教學、臨床、科研、管理等方面有卓越貢獻的教師和學生。

去年12月,王烈到學校圖書館再次查閱古籍《醫詩必讀》,為新書出版核對資料。書內的借閱登記卡上,王烈在1970年的借閱記錄仍清晰可見。幾十年時光匆匆流逝,如今王烈卻依然活躍在臨床、科研的前沿。

成年女人免费毛片视频永久vip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